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散文
富文土燒里躍動的時光
發布時間:2022-07-27 08:54:17

詹黎平

半個世紀前,我父親在農村當過一個區稅務所副所長,打擊投機倒把行為是他的工作職責之一。我那時尚年幼,不過是個才讀一兩年書的小學生,耳朵里經常聽到大人嘴中傳出一些高頻詞語,“吊酒”就是其中難忘的一個。

何謂吊酒?其實說的就是釀酒之事。但不是家家戶戶逢年過節時自制的甜酒釀糯米酒,而是正經八百的土燒。吊酒在那個年代還屬于受管制的手藝,管制主要是糧食普遍短缺,國家不鼓勵民間自釀烈性燒酒,因此吊酒師傅也是空有一手好手藝在身。

手藝閑著,手總會癢癢,況且這手藝還與吃喝有關,總會有師傅偷偷地四下流竄去某人家里干些吊酒私活,屬于秘密地干,悄悄地喝。我父親也好酒,平時常給我一塊零錢,要我去供銷社打一斤散裝金剛刺白酒,還記得每斤酒錢五毛六,差不多是一斤豬肉的價,彼時割一斤肉得花六毛四。盡管如此,父親也從不去弄吊酒師傅釀的土燒來喝。

有一回午間,我們正在家里吃中飯,父親照常呷幾口小酒,這時家門推開,走進一位漢子,在父親耳邊低語了幾聲。父親一聽,馬上撂下碗筷,眼著他出去了。后來我們斷斷續續知道,來人是告訴父親某某家里發現在吊私酒,他們報告了公社,幾個民兵被派去現場。后來還聽說,那吊酒師傅正是富文人氏,釀的可就是今日名聲大噪的“富文土燒”,在那時,這基本就是個禁區。從父親熱衷于查禁吊酒之事,就知吊土燒酒,上不了臺面。

但也正如民間諺語所說“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”,風水輪流轉。隨著改革開放政策的推開,諸如打擊投機倒把之類的詞語也漸漸銷聲匿跡,吊土酒不再屬于被查封的歪事兒。酒是可以吊了,但也不是隨便就能鋪展得開,畢竟那是個技術話,有祖傳秘笈因素。三十年后,我繼承父親衣缽,成為一名稅務干部,工作內容則與父親當差那會發生了天翻地覆的巨變。就從那時開始我也能喝酒了,酒量談不上大,半斤50來度的土燒下得去。記得有一回陪內人去富文她娘家,丈人老頭喜滋滋掄出一壺約10斤白酒,說今天喝點這個“富文土燒”。斷檔了三十年的記憶仿佛忽然被接上,頗有些錯愕。

小時候偶爾聽聞過的富文土燒,如今被推到了我眼前,一個謎底終被揭開。這酒到底如何?當晚我喝了兩杯。嘿,還真別說,這富文土燒確實不錯,口感好,不上頭,算得上酒中的中上品。私下里也夸這富文土燒的釀酒師傅手藝不錯,雖未曾謀過面,但通過他吊的這酒,無端就添了不少好感,卻始終未動過想去會會吊酒師傅真人的念頭?;蛟S是受了錢鐘書《圍城》中一句名言的影響,我們吃到一個好吃的雞蛋,沒必要再去見見生下這蛋的雞吧。大意如此,原話記不確切,在我印象中,富文土燒應該就是出自一個家庭小作坊,只不過不同于半個世紀前,無須再偷偷摸摸干了。

但對富文土燒的印象,似乎也僅此而已。雖然有段時間酒風日盛,但大家只認低度瓶裝酒,像“沱牌”“泰山”“孔府家宴”,再到后來是“瀘州老窖”等等,茅臺和五糧液檔次高,平時不大喝得起。受這么多名牌影響,富文土燒的名聲確實很難打出去,因此它的影響力也只能止于富文鄉這不足百里的范圍。

時光匆匆又過去數十年,市場上的酒也越來越多元化,人們對酒品的挑剔越來越高。富文土燒的影響范圍居然逐漸擴大,乃至走出鄉門波及到縣城。大家都知道富文鄉有土燒不錯,且價格不高,買點用來浸泡楊梅酒什么的蠻好。而富文鄉也有意挖掘打造品牌,給土燒申請了非遺,同時注資擴大了生產規模,硬生生將一個小作坊變成一個酒廠規模。而據行家透露,制酒行規模越大,反而越能保證酒品的穩定。那天我們受邀去富文方家畈采風,到酒廠,我被場地上和庫房里的景象震到了一下。那一噸容量的大酒壇子,用紅綢封好,一壇壇豎在地上,讓人無端想起電影《紅高粱》。不巧的是,去的那天廠子停工,說是外出找糧食去了,靜靜的廠房,一套巨大的釀酒機械裝置尚未發威,陪我們的方師傅接上我的話茬說,現在我們也仍是作坊,并不能叫作酒廠。但在我們眼里,即便是作坊,也是一個標準廠區級的大作坊了。這跟我小時候,父親擱下吃了一半的碗筷,趕往某人家里查封吊酒時用一個小爐子吊酒的場景,已完全不可同日而語。歲月作為一個大師級的魔術師,其擅變魔術的手法常令人喟嘆不已。

淳安發布

淳安發布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

亚洲天堂视频在线,免费观看a级黄片,国产午夜福利诱惑,台湾农村一级A片,亚洲黄色免费电影